知识产权政策避免陷入“丈母娘困境”_知识产权面临的困境,避免淘宝知识产权投诉

  • 时间:
  • 浏览:46
  • 来源:咖啡时光文学吧

知识产权政策防止堕入“丈母娘窘境”

新式中国女人有两种身份可以等待:婆婆和丈母娘。古人云:“千年的古路踏成了河,百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婆婆似乎更值得等待,一旦成为婆婆就有威权。婆婆的威权不断到近代都有,梁实秋先生在《想我的母亲》一文中也提到他的母亲常因服侍公婆太晚困得倒头睡着。丈母娘就没什么意思了,《诗经》多处有“之子于回”之句,古人以为男子出嫁是回家,这种想法在偏僻的乡村还保存着,母亲对女儿嫁出往后是不无能预的,即使贵如赵太后,在女儿出嫁的时分也只能摸着女儿的脚后跟流泪,给些祝愿而已 。社会文明的退化婆婆渐渐得到了威权,近来丈母娘势力似乎大了起来,给毛脚女婿 列一堆条件:屋子、车子、票子一样都不能少,结婚后丈母娘随女儿住,好管正事却不能做主,做家务勤勤恳恳,常施小恩小惠以示本人是自带干粮……前倨然后恭,这种景象可称为“丈母娘窘境”。

依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政府是统治的机器,对民众该当是有威权的,有如旧时的婆婆,如刘兰芝的婆婆 处处刁难媳妇,将一对恩爱夫妻强行分离,致使双双殉情留下千古悲情。陆游的老妈也是强势的婆婆,强休了唐婉,一代才女和了一首《钗头凤》后不久便郁闷愁怨而玉殒香消。威权政府之于民众如同恶婆婆对媳妇其狠毒擢发难数。古代政治文明倡导的是社会契约论,以为政府如物业公司不过是个效劳机构,我国政府机构也在转化职能,由“婆婆型政府”转变为“丈母娘型政府”,但旧时威权思想却不肯保持,非得给企业制定一些譬如:“贤惠媳妇”、“勤劳媳妇”等帽子,制定一些所谓的行为原则让企业遵照执行,没有威权做背书,只好以利益作为引诱,不时以经济赞助取得企业长久的依从,终极难免堕入“丈母娘窘境”。

知识产权局属于“丈母娘型政府”,先前要求企业做知识产权战略,虽然找了有势力的“姐姐”国资委,但是并没有几家企业给面子。知识产权局尝试本人招女婿,认定“知识产权上风企业”,但是终究还是做不了“婆婆”,不能威胁只能威逼像丈母娘般周到,对企业语重心长重复夸大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一会是收费的培训,一会给予各种补贴,“百千对接”,布置中介机构为女婿专项效劳……小恩小惠有钱的“女婿”嗤之以鼻,到了年底还要“丈母娘”打电话来催领,不肖的以骗“丈母娘”的各种补贴为业,每到年底专利数目完不成义务,央求企业抓紧申报,企业很不给面子,“我请求那么多专利有啥用?” 女儿回外家,女婿都懒得一同往探望丈母娘 。丈母娘好不轻易有了出头之日,但迅速成为一个褒义词,有人见怪说中国房价的暴跌是丈母娘逼出来的。我国专利请求数目迅速到达世界第一,但是质量不高也被以为是各种鼓励制度催化的,知识产权局暗自叫屈,堕入了“丈母娘窘境”。

“春江水热鸭先知”,知识产权能否重要企业比政府明白,他们在第一线更晓得怎样往做。社会提高了,孩子们有本人的天地,让他们独立自主往开展吧,带好留守儿童,就感谢不尽了。

备注:本文为嬉戏之作,只作为饭后茶余的谈资,看官休要恣意传达,生出是非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作者: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