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版九年级英语]谈中国诗(人教版九年级必修)

  • 时间:
  • 浏览:72
  • 来源:咖啡时光文学吧

  摘要:

    中国诗歌言语的演化先后阅历了《诗经》时代,《楚辞》时代,《汉乐府》时代,魏晋及《南北朝乐府》时代,唐代,宋辽金元时代,明清时代,古代和当代。各个时代的诗歌言语都有各自的特点。《诗经》、《楚辞》时代的诗歌言语自然、质朴、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汉乐府》时代的诗歌质朴、自然,却哀而必伤。魏晋及《南北朝乐府》时代的诗歌言语既具以前时代的诗歌言语特点,却不尽齐备,也未尽完满。唐代诗歌言语最为完满,“华声”是其特点的高度概括,发明出“诗国”的隆誉,然后宋辽金元时代的诗歌言语沾有豪华贵族口语之习气,明清时代遭遇文字狱之多难,诗歌言语不能自在开展,古代诗歌言语见洋思齐,唐代构建的华美诗歌言语殿堂被砸碎,当代因多数民族言语取代了传统汉语成为了古代汉语,中国诗歌言语找不到脊梁,似是风中稻穗,只能随风摆挜,陷进了迷途。

    关健词

    诗歌言语   演化    华声       诗国       传统汉语    古代汉语

    

    若要谈中国的言语文学,不能不谈诗歌。中国被称为诗国,就历史而言,甚为悠久,不下三千年,就数目而言,如繁星在目,不可胜数,就普及水平而言,唐宋之时,举国上下,皆若诗人。但中国诗歌是中国言语文学的一大课题,若非博古通今,学富五车,不可以言。但是浅谈中国诗歌言语的演化,抛砖引玉,小子可为,当为然也。

    中国诗歌乃言志,缘情之工具,白居易《致元九书》云:“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由此可知,中国诗歌言语最富于节拍感和音乐美,而所谓的音乐美,就是经过言语的有次序的陈列构成有规律的抑扬整理挫。“华声”所包涵的意思不过乎两层:一是韵律之美,二是言语之美。当然,这是诗歌最盛的唐代的诗歌言语,是中国诗歌言语开展了很长工夫的必定选择。假使我们追溯中国诗歌历史,中国诗歌言语的演化的轨迹就清楚可辨。

    中国诗歌历史有多长,我们未可尽知,而《诗经》是第一部诗歌全集,至今已有二千六百多年了,我们只能把《诗经》时代当作中国诗歌历史的开端了,虽不非常妥帖,却有利于学术的研讨。所以,我们无妨从《诗经》时代的诗歌言语开端,研讨中国诗歌言语的演化。

    《诗经》时代的诗歌与经邦治国有亲密联络,因而诗歌言语就要用本地风土之音,言简义朴,“风以动之,教以化之”,“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还要“发乎情,止乎礼义”。《王风小人于役》中的诗歌言语为朴实单纯:

    小人于役,不知其期。

    曷至哉?鸡栖于埘,

    日之夕矣,羊牛上去。

    小人于役,不日不月,

    曷至有佸?鸡栖于桀,

    日之夕矣,羊牛下括。

    小人于役,苟无饥渴?

    此诗的诗歌言语无非就是一位现代妇女发自内心独白的质朴言语,富有表达力,用来表达本人怀念久役不回的丈夫,情深语简,义朴言白,表现了现代诗歌言语纯真、质朴之美。我们假使和讲口语(粤语)的老人交谈,他们的说话中也会有与此诗异样质朴的言语。他们与你交往久,就会说“熟之稔也”,与“日之夕矣”同句式同语气,他们也会说“无日无夜”,与“不日不月”句式也为相反。《诗经》时代的诗歌言语有能够演化成现代的“普通话”,深深植根中华大地,成为通用几千年的言语,即“雅言”。

    又如《周南关睢》: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悠哉”或许“乐哉”之语,在口语(粤语)当中,仅是人们的常用言语,但非无表达力,正是“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一句,将朴实的感情作大胆的流露,真是“动天地,感鬼神”。

    再如《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口语口语中就常有“谁讲无衫,共你齐着”。

    当然,没有优美的腔调韵律成不了诗歌言语。如《周南关睢》:

    关关睢鸩,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小人好逑。

    又如《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再如《小雅采薇》: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用不着多举例,中国现代有《诗经》保存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大幸,使我们能大体上理解到事先诗歌言语的正确、质朴、纯真、直白、了无斧凿之痕的特点,而且“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是最安康的诗歌言语。所当前来中国屡次的诗歌言语反动,都以此为根据。《诗经》时代的诗歌言语是中国诗歌言语开展演化的一块最坚实的基石,是中国现代诗歌辉煌的开端,它对我国文学优秀传统的构成和开展起了严重作用,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自豪,我们没有理由不对这时代的诗歌言语表示出万分的尊崇和感恩,它永远是我们诗歌言语的模范。

    《诗经》时代 当时大约三百年是《楚辞》时代,《楚辞》本是楚地的诗歌,其诗歌言语也是采用本地风土之音,但楚地物产丰厚,经济兴旺,言语也花俏起来了,多用语气词“兮”。如《孺子歌》: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又如屈原之《怀沙》: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

    再如屈原之《离骚》: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就连汉高祖刘邦的《微风歌》:

    微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国内兮回故土,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兮”是《楚辞》时代诗歌言语的一大特点,带有浓重的中央颜色。尤其是屈原的《离骚》等作品,其言语之华美,音韵之美,在中国诗歌言语的演化史上也极为重要,对后代的诗歌言语演化有很大的影响。

    《楚辞》时代当时是《汉乐府》时代。《汉乐府》与《离骚》的诗歌言语有相反点,但又有不同点,《诗经》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古风可见,但《汉乐府》却是“哀而必伤”。如《东门行》:

    出东门,不顾回;来进门,怅欲悲。

    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

    拔剑东门往,舍中儿母牵衣啼:

    “他家希望珍贵,贱妾与君共餔糜。

    上用仓浪无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

    “咄,行!吾往为迟!白发时下谁久居。” 

    悲愤、哀伤、无法、留恋的诗歌言语,引发的是天下百姓的共叫,故而易于在官方盛行。

    又如《孔雀西北飞》:

    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

    鸡叫进机织,夜夜不得息。

    三日中断五匹,大人故嫌迟。

    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

    哀怨之诗歌言语幽幽生情,动人心弦,感人至深。而这时代的诗歌言语朴实生动,剪裁繁简妥当,构造紧凑,还深深影响到后来的五言诗及其诗歌言语的演化,这不赘述。

    至于魏晋及《南北朝乐府》时代也不需赘述,由于这时代的诗歌言语的演化都与前代的诗歌言语为根底,具有前代各时期的诗歌言语特点,但又不尽齐备,也不完满。

    到了唐代,中国封建社会进进了顶盛时期,而诗歌言语艺术也到达最顶峰。诗歌言语之格:有高卑、远近、浓淡、浅深、巨细、精粗、巧拙、强弱,应有尽有。诗歌言语之调:有飘逸、浑雄、沉深、广博、瑰丽、幽闲、新奇、猥琐,也应有尽有。由于诗歌言语的自在,还选择了三、四、五言,六、七言,杂言,乐府,歌行,近体等等文体,因而诗歌言语的演化到达最齐备最完满的阶段。诗歌言语的完满开展,唐诗还锁定了声律、对偶等诗歌言语艺术的技巧,使格律诗成为唐诗最活泼的诗歌文体,也培养了诗歌言语演化的全盛时期,中国诗歌走进黄金时代,“华声”成为了唐代诗歌言语演化到最顶峰的一个标志。

    例如被《诗薮》评为唐诗尽句之冠的《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又如杜甫之律诗《登高》:

    风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叶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长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羽觞。

    由于唐代诗歌言语的自在,白居易的讽喻诗就能绝不惧惮地对封建统治者停止批判。如:

    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

    又如:

    典桑卖地纳官租,明年衣食将如何。

    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

    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

    再如:

    地不知冷人要热,少夺人衣作地衣。

    还有杜甫的: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另外著名的讽喻诗人还有刘禹锡、杜牧等。唐代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封建统治者对诗人没有“文字狱”的虐待,故而唐代诗歌言语失掉最大自在的发扬,为唐诗的伟大成就作出奉献,唐诗就这样培养了中国最完满、最安康的文学艺术,至今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与之比肩。

    宋、辽、金、元时代诗歌中突出的有宋词元曲。宋代人生活豪华,诗歌言语难免沾有此习尚,而元代乃蒙古人的天下,汉之文明未能大行其道,所以宋辽金元时代的诗歌言语皆好贵族口语,有意中创始了诗歌言语演化的不良源头。如李清照的词:

    窗前谁种芭蕉树?

    阴满中庭。

    阳满中庭,

    叶叶心心舒卷不足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

    点滴霖霪,

    点滴霖霪,

    愁损离人不惯起来听。

    又如柳永的词:

    ……

    叹来年踪迹,

    何事苦淹留。

    想才子,

    妆楼颙看,

    误几次,

    天际识回船。

    争知我,

    倚栏干处,

    正恁凝愁!

    再如白仁甫的曲:

    ……

    兀的不恼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恼杀人也么哥。

    则被他诸般儿雨声相聒噪。

    中国诗歌在明清两代遭遇“文字狱”之多难,很多诗人由于诗歌中的一个词语就丢掉性命,故而此时的诗歌言语在诗歌小道上不能安康开展,文人不敢担心发扬诗歌言语自在,乡野乡人俚言俗语不能登大雅之堂。明清都有盛时,却无诗歌言语演化之乱世,此为诗歌言语演化之最大悲痛,为此也不赘述。

    民国时期的诗歌言语在混乱局世中演化,搞得诗歌言语也混乱不堪。见洋思齐的思想使中国诗歌言语变了滋味,好似是在吃鱼生和奶油的口中吟出,腥膻不已。唐诗构建华美诗歌言语殿堂,就这样被砸碎。闪光的珍珠没有了,洞箫吹出了吉它的声响,中不中,洋不洋,既难以表现传统,也成不了古代,中国诗歌言语在冷宫中哭泣。

    当代诗歌言语在古代诗歌言语中吸取的不知是养料还是怅惘,当代诗歌言语或许进进了迷宫,未能找到自已该走的路,正如北岛的《迷途》:

    沿着鸽子的哨音

    我寻觅着你

    高高的森林挡住了天空

    山路上

    一颗迷途的蒲公英

    把我引向蓝灰色的湖泊

    在轻轻摇摆的倒影中

    我找到了你

    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多数民族言语取代了传统汉语成为了古代汉语,西洋言语又侵袭中华,病句则堂而皇之成为了诗歌言语,中国诗歌言语找不到脊梁,似是风中稻穗,只能随风摆挜,这是中国诗歌言语演化三千年后的结局,希望不是演化的起点。

    综观我国诗歌言语演化的轨迹是高开平走,到了唐代到达了“华声”完满的高峰,然后微跌致使大跌。时至本日,诗国的隆誉,有待我辈复兴!

网址:http://bbs.yinsha.com/show_alltopic.php?gid=27&bid=2008052820300666&size=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