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诗歌的出路》(组诗)_冰心的诗歌《母亲》,汪国真诗歌《如果》

  • 时间:
  • 浏览:45
  • 来源:咖啡时光文学吧

《关于诗歌的出路》(组诗)

朴贤

《关于诗歌的出路》

我穿着一件七斤重的汗衫

就像你光着屁股一样

我们在一场戏台子上傩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由于传统典礼

僧侣们正在诵着金刚经

我往你脸上 粉一些出场的花脸

严厉一点

人文是严肃的

就像祭典一葩

时节末梢的花瓣

静静地躺在地上

我用目光抚慰了你的全身

你正喘息着

就像你匆促地给岁月一个交待

老天急忙地提提裤子

划啦 划啦

西趣的半缕行轩

三只野鹜都回家了

你把烟头

踩在脚底下

狡狞地看着月光

我是一个半调诗人

你孩子气的

往天寮涂鸦

让我把这首诗献给谁

供中断柄的北斗 指点风云

却遗忘了你的舞姿

《献给你活着的诗》

生很绿

有树漓和阳光

还有一只公鸡在提示着

尘俗的底蕴 打叫的声响

柴火垛有点霉味

可你的活力

很安份

我还能说点什么

乡间的树漓下

一只狗儿愉快地跑过

我用生息的背影

打典着尘俗的醉意

你用你兽性的性感

疏忽着我的坚韧

我像一个在人间

没有活过的诗人

潦倒的在郊野路上

寻着绿的昂然灿烂

而让你绽放着

就像祭典一朵野花儿的鲜艳

---陈隅间

我拘束地像一只

六爪水黾

不动的守在水面上

《我用空话砌垒一首诗歌》

我是这个世界上出没的熊

用朵颐的嘴形

把梦叠入口袋里

可兜是漏的

这也没关系

我妈妈说这让你能快点长大

每做对一件事情

野鹜衔着红轩

擦过鸿寥的天阙 以示奖励

这是全部

我晓得我不是个穷光蛋

我性欲的偷窥一下红尘

让它下认识地挪挪身子

以安抚我的淫荡

你看三两野鹜

很鲜明的 要过来了

那是我的战励品

你把手又插进兜里 像我一样掏掏

《拈花》

情花争艳

肆野如絮

我该把风儿

往哪儿搁

红尘的雀儿

同林欢腾

我化作这一季的

蒲公英越飞越高

天穹五彩的绘

野鹜鸿雁已过

单飞的我依着云儿

眺着湛蓝

我晓得

这遍野的花儿

在为谁开

你惆步的长裙

像这曲长的小径

蝶儿姗舞着满地的花穗

伤不起的风儿

就像你的眼珠

送别那朵花儿

又为谁倾

《五蕴》

我喜欢田野的曲径

它牵着乡间路的悠长

翠和祥而丰茂的

亲吻阳光

就像你的颊

搅和进地缘绿的庄重

自然是家乡的那条小河

青鱼祖义地默默下潜着循环

水生花儿呼唤着 时节的浓郁

水涟捧着你的影子

会哑语的相偎

是那七八十年代

乡村柴灶的香稠

我能嗅出源自柴垛的酵香

及油灯 站出屋外

满天星子的摇摇欲坠

搭着肩 牵着柳

划过回燕的剪尾

还有红蜻蜓的叠戏

终极是它拂过袖底

花未醉 人自醉

让它献给霓轩

让我眺着湛蓝

还是送给这一季的蒲公英吧

稻草人逐赶着

欢腾的五彩雀儿

我化作三两野鹜

醉意 看不出

逆行西趣

焦灼的寻讨 岁月

《踩在那乡间小路》

我活着

沿着水岸的乡间

拾着田野的碎花

和拂风微抚的瞳眸

既尔一只叽哩鸟儿

呼唤着擦略

说你丢了什么

我茫然回首

顺着它的逝影 看看

地瓜秧子很浓

油菜花儿很艳

它晓得你来采青

我的心儿有点毛

紧贴着一撮新颖的阳光 呼吸

一群鸽子从巢里出来

旋翔着境喻

一只五彩的毛毛虫

赶到枝梢

巡着最初一缕风息的馨香

正待化蝶

踩在那乡间小路

莫明送走的不是来客

及满兜的怅絮

《我是你的一首歌》

我是你的一首已经的歌

从东城外唱到南门楼

市井的帘幕以更

旧人已往

你像蛐蛐的啼声

讹着我

拍着你哄睡

你是一支空中的蝶舞

风儿很轻

花儿很艳

不记岁月的黎光

和着慢拍

约会着这个暇晌

我像水儿流了一段

趟过了沟壑的田野

守住三两水生花儿的争璨

邂逅一只挪枝的萃鸟

不时地叫叫

你不舍得让汐红

蘸蘸笔墨 润润你的颊

敛起那一芳野径

而得到了回家的路

2014.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