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你欢笑的容颜_9000字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咖啡时光文学吧

Lee:

我想考个好成绩,这意味着在填写自愿时,我有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我有更多的机会,去一个有你的城市里。

我希望,我们是可以一起的,在你的未来里,我舍不得缺席。

这样做,可不可以?

He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个

你说,班上的男生里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了—如今想想,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足够幸运。

我惊醒于在你心中的某个标准里,我是第一个;然而,喜欢自寻烦扰的我,却总也在问自己:

对你而言,有一个方面上,我会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吗?

鞋子

老师将我的位置调在你的附近时,我就预感,我们之间必有一些不完美的故事。

事实上,熟络不久的我们,我总喜欢踩脏你干净的鞋子。而你,偶尔也会不客气地回敬我的无礼,但大多数时光中,你还是喜欢“沉默是金”。

我会毫无芥蒂地揭你的短,说你智商很低,只因为,那个时候,只顾着踩脏你鞋子的我,怎么会晓得如今自己是多想对你,加倍呵护呢?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喝茶

有过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喝茶的,喝一杯醇香,也喝一杯心情。

你却告诉我,在你们那里,只有老伯伯才喜欢喝茶的。然后,喜欢占人便宜的我,就顺着你的话,对你说—干脆以后,我就你的大叔了!

于是,你万般无语地默认了这个差劲的大叔。说是默认,是因为你只在qq聊天时才这么对我称呼。

我们似乎很近,也着实很远。

运动会

如今,你是否还有毅力跑完那么长的距离?可以说,我被你打动的,就是你跑在赛道上那样狼狈却也努力着的样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在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季节里。在我不断更新的记忆中,你那么不优雅的身姿,却是越来越深刻地被我收藏的,让我感动于今。

我想,你应该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温文的女孩—我是多么希望,幸福会始终眷顾着你,以及你的日子。

分班

知道可以去文科班的时候,我却在你清澈的眼神中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只是依旧单纯地以“大叔”的身份去与你告别。你只是微笑着,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你别无异样的目光中,别离了一些事情,一些时光,也甚至别离了今后仍与你同班的可能。

还好,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里,还是同一个年级—这也是我常常开心的事情。

一周

文科班里的人,都是很死的,我很是怀念与你畅谈的那些日子。

于是,我总在找一些去八班的理由,找到了,就约你出去—一周一次。

你好像喜欢巧克力味的奶茶吧?说真的,尽管彼此说了很多彼此间的事情,我还是无法说清你的喜好。

可能是我记性差吧—上周的事情,到了这周,我就忘记了。

怎么半?倘若我记不清的是你欢笑的容颜,我该怎么办?

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的故事

你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我习惯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

关于那个她,你是知道的,你总会让我在失落中重新振作起来。

我很想知道,为何从未见过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曾去问过你,你说,因为你不像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知道在很多时候,你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没事“。

喜欢了

远远就看到了你—我很奇怪为何近视越来越严重的我,总能在人来人往中,一眼把你认清。可能是你特别的笨重吧,我视野中一直存在的是你的身影,而其他人呢,呵呵,都让你遮住了。(你又胖了)

我想,关于你的记忆,我最能不忘却的是你欢快地跳着下楼梯的样子。你是一个喜欢跳着走路的女生,我曾这么说过。

也难怪,在很远的地方,指着那个跳着的女孩,我会肯定地告诉别人,那个女孩是你。

而从今以后,我会在与你相遇后的某一天里,找不到那个快乐的女生了,也会在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一起丢失了习惯乐观的那个自己。

Lee:

我想考个好成绩,这意味着在填写自愿时,我有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我有更多的机会,去一个有你的城市里。

我希望,我们是可以一起的,在你的未来里,我舍不得缺席。

这样做,可不可以?

He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个

你说,班上的男生里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了—如今想想,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足够幸运。

我惊醒于在你心中的某个标准里,我是第一个;然而,喜欢自寻烦扰的我,却总也在问自己:

对你而言,有一个方面上,我会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吗?

鞋子

老师将我的位置调在你的附近时,我就预感,我们之间必有一些不完美的故事。

事实上,熟络不久的我们,我总喜欢踩脏你干净的鞋子。而你,偶尔也会不客气地回敬我的无礼,但大多数时光中,你还是喜欢“沉默是金”。

我会毫无芥蒂地揭你的短,说你智商很低,只因为,那个时候,只顾着踩脏你鞋子的我,怎么会晓得如今自己是多想对你,加倍呵护呢?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喝茶

有过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喝茶的,喝一杯醇香,也喝一杯心情。

你却告诉我,在你们那里,只有老伯伯才喜欢喝茶的。然后,喜欢占人便宜的我,就顺着你的话,对你说—干脆以后,我就你的大叔了!

于是,你万般无语地默认了这个差劲的大叔。说是默认,是因为你只在qq聊天时才这么对我称呼。

我们似乎很近,也着实很远。

运动会

如今,你是否还有毅力跑完那么长的距离?可以说,我被你打动的,就是你跑在赛道上那样狼狈却也努力着的样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在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季节里。在我不断更新的记忆中,你那么不优雅的身姿,却是越来越深刻地被我收藏的,让我感动于今。

我想,你应该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温文的女孩—我是多么希望,幸福会始终眷顾着你,以及你的日子。

分班

知道可以去文科班的时候,我却在你清澈的眼神中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只是依旧单纯地以“大叔”的身份去与你告别。你只是微笑着,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你别无异样的目光中,别离了一些事情,一些时光,也甚至别离了今后仍与你同班的可能。

还好,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里,还是同一个年级—这也是我常常开心的事情。

一周

文科班里的人,都是很死的,我很是怀念与你畅谈的那些日子。

于是,我总在找一些去八班的理由,找到了,就约你出去—一周一次。

你好像喜欢巧克力味的奶茶吧?说真的,尽管彼此说了很多彼此间的事情,我还是无法说清你的喜好。

可能是我记性差吧—上周的事情,到了这周,我就忘记了。

怎么半?倘若我记不清的是你欢笑的容颜,我该怎么办?

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的故事

你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我习惯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

关于那个她,你是知道的,你总会让我在失落中重新振作起来。

我很想知道,为何从未见过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曾去问过你,你说,因为你不像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知道在很多时候,你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没事“。

喜欢了

远远就看到了你—我很奇怪为何近视越来越严重的我,总能在人来人往中,一眼把你认清。可能是你特别的笨重吧,我视野中一直存在的是你的身影,而其他人呢,呵呵,都让你遮住了。(你又胖了)

我想,关于你的记忆,我最能不忘却的是你欢快地跳着下楼梯的样子。你是一个喜欢跳着走路的女生,我曾这么说过。

也难怪,在很远的地方,指着那个跳着的女孩,我会肯定地告诉别人,那个女孩是你。

而从今以后,我会在与你相遇后的某一天里,找不到那个快乐的女生了,也会在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一起丢失了习惯乐观的那个自己。

Lee:

我想考个好成绩,这意味着在填写自愿时,我有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我有更多的机会,去一个有你的城市里。

我希望,我们是可以一起的,在你的未来里,我舍不得缺席。

这样做,可不可以?

He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个

你说,班上的男生里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了—如今想想,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足够幸运。

我惊醒于在你心中的某个标准里,我是第一个;然而,喜欢自寻烦扰的我,却总也在问自己:

对你而言,有一个方面上,我会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吗?

鞋子

老师将我的位置调在你的附近时,我就预感,我们之间必有一些不完美的故事。

事实上,熟络不久的我们,我总喜欢踩脏你干净的鞋子。而你,偶尔也会不客气地回敬我的无礼,但大多数时光中,你还是喜欢“沉默是金”。

我会毫无芥蒂地揭你的短,说你智商很低,只因为,那个时候,只顾着踩脏你鞋子的我,怎么会晓得如今自己是多想对你,加倍呵护呢?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喝茶

有过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喝茶的,喝一杯醇香,也喝一杯心情。

你却告诉我,在你们那里,只有老伯伯才喜欢喝茶的。然后,喜欢占人便宜的我,就顺着你的话,对你说—干脆以后,我就你的大叔了!

于是,你万般无语地默认了这个差劲的大叔。说是默认,是因为你只在qq聊天时才这么对我称呼。

我们似乎很近,也着实很远。

运动会

如今,你是否还有毅力跑完那么长的距离?可以说,我被你打动的,就是你跑在赛道上那样狼狈却也努力着的样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在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季节里。在我不断更新的记忆中,你那么不优雅的身姿,却是越来越深刻地被我收藏的,让我感动于今。

我想,你应该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温文的女孩—我是多么希望,幸福会始终眷顾着你,以及你的日子。

分班

知道可以去文科班的时候,我却在你清澈的眼神中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只是依旧单纯地以“大叔”的身份去与你告别。你只是微笑着,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你别无异样的目光中,别离了一些事情,一些时光,也甚至别离了今后仍与你同班的可能。

还好,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里,还是同一个年级—这也是我常常开心的事情。

一周

文科班里的人,都是很死的,我很是怀念与你畅谈的那些日子。

于是,我总在找一些去八班的理由,找到了,就约你出去—一周一次。

你好像喜欢巧克力味的奶茶吧?说真的,尽管彼此说了很多彼此间的事情,我还是无法说清你的喜好。

可能是我记性差吧—上周的事情,到了这周,我就忘记了。

怎么半?倘若我记不清的是你欢笑的容颜,我该怎么办?

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的故事

你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我习惯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

关于那个她,你是知道的,你总会让我在失落中重新振作起来。

我很想知道,为何从未见过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曾去问过你,你说,因为你不像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知道在很多时候,你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没事“。

喜欢了

远远就看到了你—我很奇怪为何近视越来越严重的我,总能在人来人往中,一眼把你认清。可能是你特别的笨重吧,我视野中一直存在的是你的身影,而其他人呢,呵呵,都让你遮住了。(你又胖了)

我想,关于你的记忆,我最能不忘却的是你欢快地跳着下楼梯的样子。你是一个喜欢跳着走路的女生,我曾这么说过。

也难怪,在很远的地方,指着那个跳着的女孩,我会肯定地告诉别人,那个女孩是你。

而从今以后,我会在与你相遇后的某一天里,找不到那个快乐的女生了,也会在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一起丢失了习惯乐观的那个自己。

Lee:

我想考个好成绩,这意味着在填写自愿时,我有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我有更多的机会,去一个有你的城市里。

我希望,我们是可以一起的,在你的未来里,我舍不得缺席。

这样做,可不可以?

He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个

你说,班上的男生里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了—如今想想,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足够幸运。

我惊醒于在你心中的某个标准里,我是第一个;然而,喜欢自寻烦扰的我,却总也在问自己:

对你而言,有一个方面上,我会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吗?

鞋子

老师将我的位置调在你的附近时,我就预感,我们之间必有一些不完美的故事。

事实上,熟络不久的我们,我总喜欢踩脏你干净的鞋子。而你,偶尔也会不客气地回敬我的无礼,但大多数时光中,你还是喜欢“沉默是金”。

我会毫无芥蒂地揭你的短,说你智商很低,只因为,那个时候,只顾着踩脏你鞋子的我,怎么会晓得如今自己是多想对你,加倍呵护呢?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喝茶

有过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喝茶的,喝一杯醇香,也喝一杯心情。

你却告诉我,在你们那里,只有老伯伯才喜欢喝茶的。然后,喜欢占人便宜的我,就顺着你的话,对你说—干脆以后,我就你的大叔了!

于是,你万般无语地默认了这个差劲的大叔。说是默认,是因为你只在qq聊天时才这么对我称呼。

我们似乎很近,也着实很远。

运动会

如今,你是否还有毅力跑完那么长的距离?可以说,我被你打动的,就是你跑在赛道上那样狼狈却也努力着的样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在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季节里。在我不断更新的记忆中,你那么不优雅的身姿,却是越来越深刻地被我收藏的,让我感动于今。

我想,你应该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温文的女孩—我是多么希望,幸福会始终眷顾着你,以及你的日子。

分班

知道可以去文科班的时候,我却在你清澈的眼神中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只是依旧单纯地以“大叔”的身份去与你告别。你只是微笑着,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你别无异样的目光中,别离了一些事情,一些时光,也甚至别离了今后仍与你同班的可能。

还好,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里,还是同一个年级—这也是我常常开心的事情。

一周

文科班里的人,都是很死的,我很是怀念与你畅谈的那些日子。

于是,我总在找一些去八班的理由,找到了,就约你出去—一周一次。

你好像喜欢巧克力味的奶茶吧?说真的,尽管彼此说了很多彼此间的事情,我还是无法说清你的喜好。

可能是我记性差吧—上周的事情,到了这周,我就忘记了。

怎么半?倘若我记不清的是你欢笑的容颜,我该怎么办?

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的故事

你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我习惯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

关于那个她,你是知道的,你总会让我在失落中重新振作起来。

我很想知道,为何从未见过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曾去问过你,你说,因为你不像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知道在很多时候,你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没事“。

喜欢了

远远就看到了你—我很奇怪为何近视越来越严重的我,总能在人来人往中,一眼把你认清。可能是你特别的笨重吧,我视野中一直存在的是你的身影,而其他人呢,呵呵,都让你遮住了。(你又胖了)

我想,关于你的记忆,我最能不忘却的是你欢快地跳着下楼梯的样子。你是一个喜欢跳着走路的女生,我曾这么说过。

也难怪,在很远的地方,指着那个跳着的女孩,我会肯定地告诉别人,那个女孩是你。

而从今以后,我会在与你相遇后的某一天里,找不到那个快乐的女生了,也会在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一起丢失了习惯乐观的那个自己。

Lee:

我想考个好成绩,这意味着在填写自愿时,我有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我有更多的机会,去一个有你的城市里。

我希望,我们是可以一起的,在你的未来里,我舍不得缺席。

这样做,可不可以?

He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个

你说,班上的男生里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了—如今想想,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足够幸运。

我惊醒于在你心中的某个标准里,我是第一个;然而,喜欢自寻烦扰的我,却总也在问自己:

对你而言,有一个方面上,我会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吗?

鞋子

老师将我的位置调在你的附近时,我就预感,我们之间必有一些不完美的故事。

事实上,熟络不久的我们,我总喜欢踩脏你干净的鞋子。而你,偶尔也会不客气地回敬我的无礼,但大多数时光中,你还是喜欢“沉默是金”。

我会毫无芥蒂地揭你的短,说你智商很低,只因为,那个时候,只顾着踩脏你鞋子的我,怎么会晓得如今自己是多想对你,加倍呵护呢?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喝茶

有过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喝茶的,喝一杯醇香,也喝一杯心情。

你却告诉我,在你们那里,只有老伯伯才喜欢喝茶的。然后,喜欢占人便宜的我,就顺着你的话,对你说—干脆以后,我就你的大叔了!

于是,你万般无语地默认了这个差劲的大叔。说是默认,是因为你只在qq聊天时才这么对我称呼。

我们似乎很近,也着实很远。

运动会

如今,你是否还有毅力跑完那么长的距离?可以说,我被你打动的,就是你跑在赛道上那样狼狈却也努力着的样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在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季节里。在我不断更新的记忆中,你那么不优雅的身姿,却是越来越深刻地被我收藏的,让我感动于今。

我想,你应该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温文的女孩—我是多么希望,幸福会始终眷顾着你,以及你的日子。

分班

知道可以去文科班的时候,我却在你清澈的眼神中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只是依旧单纯地以“大叔”的身份去与你告别。你只是微笑着,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你别无异样的目光中,别离了一些事情,一些时光,也甚至别离了今后仍与你同班的可能。

还好,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里,还是同一个年级—这也是我常常开心的事情。

一周

文科班里的人,都是很死的,我很是怀念与你畅谈的那些日子。

于是,我总在找一些去八班的理由,找到了,就约你出去—一周一次。

你好像喜欢巧克力味的奶茶吧?说真的,尽管彼此说了很多彼此间的事情,我还是无法说清你的喜好。

可能是我记性差吧—上周的事情,到了这周,我就忘记了。

怎么半?倘若我记不清的是你欢笑的容颜,我该怎么办?

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的故事

你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我习惯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

关于那个她,你是知道的,你总会让我在失落中重新振作起来。

我很想知道,为何从未见过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曾去问过你,你说,因为你不像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知道在很多时候,你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没事“。

喜欢了

远远就看到了你—我很奇怪为何近视越来越严重的我,总能在人来人往中,一眼把你认清。可能是你特别的笨重吧,我视野中一直存在的是你的身影,而其他人呢,呵呵,都让你遮住了。(你又胖了)

我想,关于你的记忆,我最能不忘却的是你欢快地跳着下楼梯的样子。你是一个喜欢跳着走路的女生,我曾这么说过。

也难怪,在很远的地方,指着那个跳着的女孩,我会肯定地告诉别人,那个女孩是你。

而从今以后,我会在与你相遇后的某一天里,找不到那个快乐的女生了,也会在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一起丢失了习惯乐观的那个自己。

Lee:

我想考个好成绩,这意味着在填写自愿时,我有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我有更多的机会,去一个有你的城市里。

我希望,我们是可以一起的,在你的未来里,我舍不得缺席。

这样做,可不可以?

He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个

你说,班上的男生里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了—如今想想,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足够幸运。

我惊醒于在你心中的某个标准里,我是第一个;然而,喜欢自寻烦扰的我,却总也在问自己:

对你而言,有一个方面上,我会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吗?

鞋子

老师将我的位置调在你的附近时,我就预感,我们之间必有一些不完美的故事。

事实上,熟络不久的我们,我总喜欢踩脏你干净的鞋子。而你,偶尔也会不客气地回敬我的无礼,但大多数时光中,你还是喜欢“沉默是金”。

我会毫无芥蒂地揭你的短,说你智商很低,只因为,那个时候,只顾着踩脏你鞋子的我,怎么会晓得如今自己是多想对你,加倍呵护呢?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喝茶

有过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喝茶的,喝一杯醇香,也喝一杯心情。

你却告诉我,在你们那里,只有老伯伯才喜欢喝茶的。然后,喜欢占人便宜的我,就顺着你的话,对你说—干脆以后,我就你的大叔了!

于是,你万般无语地默认了这个差劲的大叔。说是默认,是因为你只在qq聊天时才这么对我称呼。

我们似乎很近,也着实很远。

运动会

如今,你是否还有毅力跑完那么长的距离?可以说,我被你打动的,就是你跑在赛道上那样狼狈却也努力着的样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在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季节里。在我不断更新的记忆中,你那么不优雅的身姿,却是越来越深刻地被我收藏的,让我感动于今。

我想,你应该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温文的女孩—我是多么希望,幸福会始终眷顾着你,以及你的日子。

分班

知道可以去文科班的时候,我却在你清澈的眼神中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只是依旧单纯地以“大叔”的身份去与你告别。你只是微笑着,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你别无异样的目光中,别离了一些事情,一些时光,也甚至别离了今后仍与你同班的可能。

还好,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里,还是同一个年级—这也是我常常开心的事情。

一周

文科班里的人,都是很死的,我很是怀念与你畅谈的那些日子。

于是,我总在找一些去八班的理由,找到了,就约你出去—一周一次。

你好像喜欢巧克力味的奶茶吧?说真的,尽管彼此说了很多彼此间的事情,我还是无法说清你的喜好。

可能是我记性差吧—上周的事情,到了这周,我就忘记了。

怎么半?倘若我记不清的是你欢笑的容颜,我该怎么办?

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的故事

你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我习惯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

关于那个她,你是知道的,你总会让我在失落中重新振作起来。

我很想知道,为何从未见过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曾去问过你,你说,因为你不像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知道在很多时候,你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没事“。

喜欢了

远远就看到了你—我很奇怪为何近视越来越严重的我,总能在人来人往中,一眼把你认清。可能是你特别的笨重吧,我视野中一直存在的是你的身影,而其他人呢,呵呵,都让你遮住了。(你又胖了)

我想,关于你的记忆,我最能不忘却的是你欢快地跳着下楼梯的样子。你是一个喜欢跳着走路的女生,我曾这么说过。

也难怪,在很远的地方,指着那个跳着的女孩,我会肯定地告诉别人,那个女孩是你。

而从今以后,我会在与你相遇后的某一天里,找不到那个快乐的女生了,也会在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一起丢失了习惯乐观的那个自己。

Lee:

我想考个好成绩,这意味着在填写自愿时,我有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我有更多的机会,去一个有你的城市里。

我希望,我们是可以一起的,在你的未来里,我舍不得缺席。

这样做,可不可以?

He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第一个

你说,班上的男生里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了—如今想想,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足够幸运。

我惊醒于在你心中的某个标准里,我是第一个;然而,喜欢自寻烦扰的我,却总也在问自己:

对你而言,有一个方面上,我会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吗?

鞋子

老师将我的位置调在你的附近时,我就预感,我们之间必有一些不完美的故事。

事实上,熟络不久的我们,我总喜欢踩脏你干净的鞋子。而你,偶尔也会不客气地回敬我的无礼,但大多数时光中,你还是喜欢“沉默是金”。

我会毫无芥蒂地揭你的短,说你智商很低,只因为,那个时候,只顾着踩脏你鞋子的我,怎么会晓得如今自己是多想对你,加倍呵护呢?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喝茶

有过一段时间,我是喜欢喝茶的,喝一杯醇香,也喝一杯心情。

你却告诉我,在你们那里,只有老伯伯才喜欢喝茶的。然后,喜欢占人便宜的我,就顺着你的话,对你说—干脆以后,我就你的大叔了!

于是,你万般无语地默认了这个差劲的大叔。说是默认,是因为你只在qq聊天时才这么对我称呼。

我们似乎很近,也着实很远。

运动会

如今,你是否还有毅力跑完那么长的距离?可以说,我被你打动的,就是你跑在赛道上那样狼狈却也努力着的样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苍白而美丽的容颜,在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季节里。在我不断更新的记忆中,你那么不优雅的身姿,却是越来越深刻地被我收藏的,让我感动于今。

我想,你应该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温文的女孩—我是多么希望,幸福会始终眷顾着你,以及你的日子。

分班

知道可以去文科班的时候,我却在你清澈的眼神中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不知道这在预示着什么,只是依旧单纯地以“大叔”的身份去与你告别。你只是微笑着,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后,我就在你别无异样的目光中,别离了一些事情,一些时光,也甚至别离了今后仍与你同班的可能。

还好,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里,还是同一个年级—这也是我常常开心的事情。

一周

文科班里的人,都是很死的,我很是怀念与你畅谈的那些日子。

于是,我总在找一些去八班的理由,找到了,就约你出去—一周一次。

你好像喜欢巧克力味的奶茶吧?说真的,尽管彼此说了很多彼此间的事情,我还是无法说清你的喜好。

可能是我记性差吧—上周的事情,到了这周,我就忘记了。

怎么半?倘若我记不清的是你欢笑的容颜,我该怎么办?

请你,告诉我,好吗?

我的故事

你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我习惯把我的故事,说给你听。

关于那个她,你是知道的,你总会让我在失落中重新振作起来。

我很想知道,为何从未见过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也曾去问过你,你说,因为你不像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知道在很多时候,你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没事“。

喜欢了

远远就看到了你—我很奇怪为何近视越来越严重的我,总能在人来人往中,一眼把你认清。可能是你特别的笨重吧,我视野中一直存在的是你的身影,而其他人呢,呵呵,都让你遮住了。(你又胖了)

我想,关于你的记忆,我最能不忘却的是你欢快地跳着下楼梯的样子。你是一个喜欢跳着走路的女生,我曾这么说过。

也难怪,在很远的地方,指着那个跳着的女孩,我会肯定地告诉别人,那个女孩是你。

而从今以后,我会在与你相遇后的某一天里,找不到那个快乐的女生了,也会在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一起丢失了习惯乐观的那个自己。